蜘蛛也是演奏家 葛莱美奖入围联想音乐艺术家Hot Suga


蜘蛛也是演奏家  葛莱美奖入围联想音乐艺术家Hot Suga

这是音乐史上出现的第一张虚拟实境(VR)专辑「尘埃的旋律」(The Melody of Dust),由法裔美籍音乐鬼才电子音乐艺术家Hot Sugar(Nick Koenig)花一年完成。城堡里有9种物件,只有在虚拟实境的专辑中,才能完整听到Hot Sugar的87首原创歌曲。「在这个奇幻的城堡里,看起来最世俗无趣的非乐器,瞬间都变成音符,连灰尘也有自己的旋律。我想要把我做音乐的原理,变成一场浪漫的游戏。」

走到哪都带着手机大小的录音机,他随意瞄準,录下世界的声音:女孩口中跳跳糖融化的细微炸裂声、城市在凌晨时分睡着的呼吸声、烟火点燃的滋滋声,甚至闯入巴黎地下墓穴拿起人骨互相敲击。任何琐碎的生活切片都成为他的创作素材。今年30岁的Hot Sugar曾获葛莱美奖提名,是联想音乐(Associative Music)的发明人,7年前把电影自製原声带免费上传后,引来世界各地粉丝喜爱。这几年他替知名饶舌歌手The Roots、Das Racist 製作节拍、也替知名美国电视剧大城小妞(Broad City)原创配乐,幕前幕后都以他独特的联想音乐,享誉纽约音乐圈。

13岁的他,第一次在自己的房间拥有电脑。那时学校盛行一种治疗过动症的处方药Adderall,成分是让人可以维持异常高效能的安非他命,他向同学要来几颗药丸,趁父母入睡后吞下一颗,便能整夜不睡,用微软预设的阳春录音程式,录下自己弹奏电子琴和吉他的声音。为营造出整个乐团演奏的错觉,他把珠宝盒开合开合的声音製成鼓声,惊觉比实际鼓声还好听,「我猜这经验让我开始尝试之后各种的录音实验,把生活周遭的声音取样,就可以有用不完的乐器。」

Hot Sugar说「联想音乐」是再简单不过的技法,一切都从对世界的好奇开始。「你得先录音,但不是录乐器发出的声音,而是日常生活中我们感到熟悉、又不全然意识到的声音。「以前的剧场时代,只有一台摄影机在原地拍舞台上的人,总要有人开始移动演员跟相机,做出变革,才会有今日的电影。我做的音乐便是这样,你不再需要一间专业录音室,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录音,成品也能一样好。」他录过有绒毛的大蜘蛛,才知道蜘蛛会发出一种像小引擎的滴答滴答声;录下雪从固态成液态的融灭声,听来像烈火烧乾柴。这些录音档被取样之后,再输入到电子琴或吉他上演奏,将声音重组成厚重而锐利的电子节拍,刺起每个人对声音的记忆。

他把对世界的好奇,体现在每个阶段的录音里,「每首歌都给我特别的记忆,像是把第一次遇见某人的片刻放到显微镜下,转化成某种艺术。或有时候可能只是听到一个无趣的录音档,但你记得那天正在好好享受生命。」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录下自己被电到的声音,他让一台1970年代出产的老式录音机起死回生,用卡带录音再输成数位档,「每次按下录音键时就会一直被电到,但是电到我的这个声音可以做出很棒的歌曲,所以我无法停止地不断录下被电到的声音。直到后来严重到无法掌控,我才知道必须停止了。」〈Don’t Cut Down My Tree〉就是那首关于他被电刑的歌。

完整专题报导:联想音乐艺术家 Hot Sugar

更多专题报导:

天下没有白挖的水泥出来吧!乐透亿万富翁玩命运输 online空袭警报-数读空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