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相信阿窿拨打‧死者手机接300通电话


家人相信阿窿拨打‧死者手机接300通电话(吉隆坡9日讯)二手承包商遭大耳窿追债被逼死后,死者手机在週一仍然接到超过300个相信来自大耳窿的未接来电,相信涉及的大耳窿超过10组,惟家人至今仍不清楚死者到底欠债多少。死者遗孀杨杏莹指出,死者的死讯在週一见报后,死者的手机仍在週一接到超过300个未接来电,家人相信这些来电大部份都是拨自大耳窿。她透露,家人在查阅死者手机的简讯和拨电记录后,初步相信拖欠的大耳窿至少超过10组。“但是,我们至今都还不知道丈夫到底拖欠了几多组大耳窿,以及拖欠的债额有多大。”她也说,丈夫走后已没留下甚幺钱,之前家人已多番向银行和亲友贷款替丈夫还债,如今已一贫如洗,根本无法再拿出钱来还债。生意週转不灵她说,死者从事二手建筑承包商已有10年,多年来的生意都经营妥当,惟在今年开始因为主要承包商拖欠死者多笔尾款,导致死者的生意周转不灵,被逼向大耳窿贷款来支付外籍员工的工资,以及供应商的欠款。“他在今年初已向我坦诚拖欠大耳窿,当时我就四处奔波,替他筹得10万令吉来清还欠款,到了5月,他又再拖欠大耳窿22万令吉,而我也再度替他偿还了22万令吉,而他也答应我不会再向大耳窿借钱,岂料却发生了第三次。”她表示,死者是在上週四向她表示要前往霹州宋溪一趟,但没清楚交代此行目的,而她也没多加追问,但至丈夫离开后,她开始接获多个大耳窿拨来的讨债电话,她才知道丈夫重蹈覆辙。“这些讨债电话有些只是显示私人号码,有些则有号码显示,有不少大耳窿都恐吓我们替丈夫还债,否则就会掳走我和孩子,甚至会对邻居的住家泼红漆。”遗孀盼承包商还尾数死者遗孀希望死者生前被主承包商拖欠的多笔尾款能被收回,并呼吁大耳窿别再骚扰她和亲友,否则她将被逼步上丈夫后尘,成为另一个被大耳窿逼死的对象。杨杏莹说,她为助死者偿还之前的两笔巨债,已多番向银行举债并向亲友借钱,如今还失去了死者这个家内的经济支柱,导致她和3名孩子如今不知所措。“我们已没能力偿还这些巨款了,希望大耳窿能良心发现,不要苦苦相逼,否则我走投无路之下,也只能步丈夫后尘自杀了断。”无论如何,她指出,自死者死讯被传开后,她和亲友们在週二截至中午,已没再接到讨债电话,让他们暂时松了一口气。警查阿窿骚扰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指出,该部已和吉隆坡刑事调查主任拿督邱震华会面,后者表示相信死者拖欠的某些大耳窿来自隆市地区,并保证将给予协助调查。他说,死者失联后,其遗孀就已在上週五向首邦市太子高原警局报案,惟当遗孀正在报案时,却仍然接到大耳窿的骚扰电话。“这些大耳窿的追债手法已非常过份,我在此警告他们,如果他们还是冥顽不灵继续骚扰家属,我们将会和警方合作介入此事。”张天赐是在週二中午12时前往死者位于富贵纪念馆的灵堂凭弔,随行的也有替死者家属向张天赐求助的拿督林旗盛,以及该部法律顾问拿督汤木。他表示,该部今年已接获275宗有关大耳窿的求助个案,涉及金额高达2300万令吉,其中75%的欠债者为华裔、18%为巫裔,另有7%为印裔。“我们知道,许多大耳窿都会委任专门收债的跑腿来向欠债者讨债,但有时这些跑腿在收到债务后却中饱私囊,导致欠债者还了钱却无辜被继续追债。”长女:爸曾吩咐死后不要想念他死者长女梁秀蔚(14岁)对记者指出,爸爸自杀前数天曾在车上吩咐家人,指“如果我死了,不要想念我。”她说,她之前已知晓父亲有拖欠大耳窿,但并不清楚详情。她是在上週二晚上晚上9时30分,由父亲载送返家时,听到父亲对她留下的这句遗言。“当时父亲情绪很激动,说话的语气也很恐怖,而且一直猛踩油门飙车,还叫我们如果他死了,不要想念他。”梁秀蔚说,她当时以为父亲只是说笑,因此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句。死者离世后,遗下妻子和3名年纪尚幼的孩子,其中长女14岁,另两名儿子才12岁和4岁,家里顿时失去了经济支柱。小撮有良知阿窿建议遗孀求助张天赐指出,虽然许多大耳窿在向死者遗孀和亲属讨债时,粗暴地出言恐吓和威胁要掳人,惟还是有部份大耳窿尚存良心,建议死者遗孀向他求助。“据我所知,一些大耳窿在致电向死者遗孀讨债时,知道死者已经去世,以及家人无能力还债后,也有劝死者遗孀向我的部门求助,看看能否替家人和其他大耳窿充当调停者的角色。”他说,这显示并非所有大耳窿都是恶贯满盈之人,也有小撮的大耳窿尚存有良知,非法放贷之余不至于加害欠债者的无辜家属。‧2013.07.09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