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间饶恕取代愤怒心


◎戴俊男(台湾教牧心理研究院院长)

我们一生中会遇到许多感到不愉快、不公平和受伤的情境。心理学家弗洛依德的理论是我们出之后依序发展了本我id:原始的驱力和慾望;而后发展了超我super ego:父母和社会规範的声音或良知;同时也发展了自我ego:现实我来面对现实与调和本我与超我之间的冲突。

受伤经验发展不同防卫机制

在人格发展的过程中,弗洛依德又告诉我们,在我们受伤的经验中,为了保护自己,而发展出各种不同的自我防卫机制,包括:

1.压抑作用(repression):将恐惧、痛苦的想法与感觉,不自觉地从意识中加以排除。例如:想不起来一年前被当掉科目老师的名字。

2.反向作用(reaction formation):将内心的冲动用相反的行为表现出来,来掩饰压制内心的慾望。例如:一位内心软弱的人,却装出冷漠强硬的姿态。

3.投射作用(projection):不承认内心的感觉,并归因他人,为要掩饰、压制慾望。例如:有外遇的先生严格限制自己太太外出,怕红杏出墙。

4.合理化作用(rationalization):製造一个自己以及社会较能接受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的行为,使它看来合乎逻辑。例如:面试没通过,就说是自己不想要,没尽力争取。

5.退化作用(regression):面临非常强大的压力时,会出现与年龄不相称的早年阶段行为。例如:遭遇抢劫后,变得很依赖、常哭泣、吸拇指。

6.替代作用(displacement):满足动机的管道受到阻碍,乃转换到另一较安全的目标上。例如:被上司骂,不敢回嘴,于是回家后骂小孩。

7.内化作用(introjection):将他人的价值与道德标準撷取并吞併成为自己的。例如:受虐儿长久下来也认为暴力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

8.认同作用(identification):对于成功、有价值的事件、组织或个人的特质,使之与自己的观念一致,以提昇自己的地位。例如:家境贫寒,希望自己有天能跟某商业鉅子一样富有。

9.补偿作用(compensation):发展出一些积极的特质来掩饰弱点或弥补缺陷。例如:对自己外貌感到很自卑者努力健身。

10.昇华作用(sublimation):将性与攻击冲动的能量转向其他管道,是被社会接纳与讚赏的。例如:失恋后的愤怒与哀伤,转向透过绘画表达出。

然而,这些自我防卫机制也需要恰当的表达;否则就会对自己造成更多的伤害。例如:压抑作用处理恰当,可以避免对他人造成伤害;但是,情绪的过度压抑没有纾解,反而可能导致忧郁症,甚至是自杀的行为。

愤怒也有正向的功能

此外,当我们觉得不愉快、不公平或是受伤的时候,情绪就是以愤怒的方式表达出来。因此,圣经有许多有关愤怒的教导。愤怒是当我们的需要或期待没有得到满足时的一种强烈的情绪。愤怒让人知道我们受伤,是一种保护作用。

然而,愤怒也会影响我们的为人处事,箴言十四章17节:「轻易发怒的,行事愚妄。」箴言廿九章22节:「好气的人挑启争端;暴怒的人多多犯罪。」圣经告诉我们不要与好愤怒的人结交朋友,箴言廿四章24节说:「好生气的人,不可与他结交;暴怒的人,不可与他来往」愤怒的时候,我们会口不择言,所以圣经教导我们「寡少言语的,有知识;性情温良的,有聪明。」(箴言十七章27-28节)

除了对于自身、人际关係上的影响以外,在家人之间,我们可以一同学习创造性的处理愤怒。因为几乎每一个受伤的人都储存了很多不健康的愤怒;然而,愤怒原是一种健康、自然与无可避免的人类情绪,所以,愤怒事实上也有正向的功能──矫正不公义、面对威胁时带来保护、改变不喜欢或不期待的情境。但是若是长期愤怒,是对人不健康的,并会伤害一个人的生理、情绪以及人际关係。大部份受伤的人感到不公平的对待,他们就需要处理所激发的愤怒,而且希望是有建设性的。

因此,有些人处理愤怒会用发洩的方式:吼叫、嘶喊、发脾气,甚至是破坏东西。这些都不是好的方法,因为有人会受到伤害,所有的人都会避免这种发洩的方式。发洩愤怒通常倾向于让事情更难收拾,造成负面的影响,这种发洩的方式,在心理上是不健康的。

又有些人採取压抑的方式来处理他内心的愤怒,将它掩藏起来装做没事。但压抑愤怒是得忧郁症的「最佳处方」;将愤怒朝向自己,不是健康的做法,甚至是危险的。愤怒向内会破坏一个人身体的免疫系统,造成各种生理上和医疗问题;压抑会导致忧郁症,可能会带来毁坏自己或伤害别人的想法。

健康释放愤怒的七个步骤

处理愤怒最好的方式是学习如何谈论它,将感觉向有专业训练又了解教会的谘商师。表达感觉的时候使用「我讯息」甚于「你讯息」,陈述所发生的问题或行为,而不是针对个人。例如:「我非常生气有人在背后做不公平和不实的指控。」或是「开会的时候发现早有人在暗地里开秘密会议,这让我很生气。」下面是有效处理愤怒的七个步骤。

1.了解你愤怒的感觉:一般人认为愤怒是件羞耻的事情,所以会否认自己在愤怒;但否认确会将愤怒转向自己。

2.确定什幺让你生气:问自己这个重要的问题:这件事情值得发怒吗?如果你无法忘记,可能它不只是单一事件,过虑一下你不满的背后原因。

3.质疑挑衅者的动机:不要受到挑衅者的影响而发飙,反而冷静的分析它所做所为;告诉自己:「他是一个有问题的人,我才不跟他同样见识。」

4.数到十冷静下来:练习一些心里放鬆的技巧;聚焦在报复,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因此,首先需要冷静下来。

5.让你的冤屈得以申诉,但不攻击人:这样作需要有策略和沟通的技巧。有一个重要的建议:当你埋怨的时候,用「我讯息」来替代「你讯息」。例如:不是说:「你的所作所为是不公平的,而且你是错的。」而是说:「对所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受伤。」这样,会比较有效果。

6.聆听:专注倾听并试着去了解,这是解决冲突和消除愤怒的主要关键。

7.饶恕:饶恕人,在心理和生理上会产生许多正向的改变。我们会感到温暖和更放鬆,呼吸会更顺畅;我们变得更冷静,我们的血压和心跳下降;我们也会流释放的眼泪。但是最重要的是,通过我们的饶恕,我们再次的经验到爱,这最高尚的人际关係本质。

学习饶恕的艺术

愤怒最重要的功能是让人知道我们内心的不满,一旦有了适当的表达,受伤者就要超越愤怒而饶恕对方;否则愤怒会倾向于重新出现而造成额外的伤害。但是,问题是在于如何饶恕,即使是传道人也要学习饶恕,学习饶恕的艺术是处理愤怒的建设性最好方法。

对那些「自以为义」的受伤者来说,饶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不都是神的儿女吗?」因此,当我们受到攻击时,很自然的要获得公平的对待而不是饶恕。D.H.Childs将饶恕定义为:「归零的行动和免除对伤害者的处罚。」

1.饶恕的步骤:根据Lewis Smedes所提,学习和操练饶恕的艺术有几个步骤。他认为饶恕需要经过三个阶段:第一,我们要了解伤害者的人性;第二,我们需要放弃报复的权利;第三,我们需要修正我们对伤害者的感觉。经过这三个阶段,受伤害的人可以得到医治。

2.我们饶恕什幺?Smedes做了下面的建议:a.我们饶恕个体,不是机构或组织(如教会);b.我们饶恕他们所做的事情,不是个体本身;c.我们饶恕对我们所做的伤害;d.我们饶恕个体对我们的伤害而造成我们不当的行为。Smedes更进一步的说明,我们饶恕人并不是让那伤害者再度进入我们的生活圈里;也不是假装他没伤害过我们,或让他继续伤害我们。修复关係,是当他们停止他们的恶行之后才有可能发生。

3.饶恕人的人:「谁合乎饶恕的条件呢?」Smedes认为之需要达到下列三个条件:

a.承担我们的伤害:我们需要承担自己的伤害,没有人可以替代我们;b.了解错误:我们需要知道我们的委屈,伤害人者与被伤害者有很大的不同。饶恕人者需要知道他自己为何受苦,他的痛苦是不公平的,他不只是受伤,在道义上也是被曲解的;c.刻意:我们需要刻意的饶恕对方。有些人很容易饶恕人,但是大部份的人则需要刻意。有时候我们需要理由来饶恕人,不单是因为圣经这幺说我们就会这幺做。饶恕人需要有内在的力量推动,我们不想继续停留在伤痛里。饶恕不是一种情绪,而是一个意志。

做出你最好的选择

4.饶恕的公平性:有些人认为饶恕在道义上是不公平的,他们相信这样是心理上不诚实,而且违反人性,没有道德勇气的人才会那幺做。有些人会质疑饶恕的没好处,从属世的观点既不实际也没智慧;但是从神的观点是基督徒最好的选择。饶恕人并不是你要忘记别人对你所造成的伤害;饶恕是帮助你走出伤害继续向前迈进。

Smedes认为饶恕人是回映上帝之本性和特徵的行动,也是人类本性的最高层次。不仅如此,这是上帝医治我们过去所受伤害的方法。而事实上,饶恕人比被饶恕收穫更多。

不饶恕会让人永远带着苦毒和愤怒以致于造成生理、情绪和灵性的伤害,饶恕人解除我们自己的痛苦。人们无法饶恕人,是因为他们误解了饶恕的意义,我们需要知道:

a.饶恕不是健忘:饶恕不是忘记也不要求忘记。一个人不能饶恕已经忘记的事情:我们饶恕是因为我们还记得,我们饶恕之后才会让我们忘记。所以,忘记不是饶恕的先决条件,我们很难忘记别人对我们的伤害。

b.饶恕不是无罪开释:它不是侵犯者没有错失和不必负责任,而是确认侵犯者的责任。

c.饶恕不是一种奖赏:它不是努力得来的,饶恕是没有条件的,饶恕者不要求侵犯者做任何事情。

d.饶恕不是认同或是同意某种行为:它不意味着饶恕者允许侵犯者所做的事情;事实上,饶恕只需要不再计较侵犯者所做的事情。

e.饶恕不是默认:饶恕不是容许侵犯者将来可以做同样的事情,或是侵犯者可以不守规则;而是激发对方的改变。

根据圣经的教导,饶恕基本上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好,而不是为了对方。如果受伤的人没有学习到饶恕的艺术,也就不会经验到灵性的医治。这样他会有更多在生理上、心理上、情绪上、人际上、和灵性上的痛苦。不饶恕会汙染人的一生。

约翰霍普金斯的医学报导告诉我们,癌症是一种心态、肉体和心灵上之疾病,因而能有前卫及积极的心灵是可造就癌症战士变为胜利天使;怨尤和苦痛会让体质变为紧张及酸性。所以必须学习爱与宽恕,同时学习放鬆及爱惜生命。又有报导说,埋怨和苦毒是导致罹患癌症的危险因子。

饶恕是得释放唯一的路

当我们受伤的时候,更需要亲近神。刚开始会觉得很难,因为我们很生气、心情很差,觉得上帝根本就没在关心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但是我们错了,上帝事实上是关心我们。在我的一生中上帝多次的让我从谷底爬上来,让我对将来更有盼望。祂教导我在痛苦中成长,祂也教导我学习饶恕人的功课,让我不停留在苦毒和痛苦里面,让我能够更自由的事奉祂。

换句话说,我发现了饶恕是从过去的痛苦和愤怒中与耶稣同行的管道。饶恕也让我们进入深度的信心来回映上帝的本性。学习饶恕得罪我们的人更能了解上帝如何饶恕我们,因为我们得到饶恕,所以我们才能真正的饶恕人,就像保罗所说的:「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上帝在基督裏饶恕了你们一样。」(以弗所书四章32节)

我们谈到了受伤得到医治的步骤;然而,若是深度的伤害,医治需要时间。我们可能需要寻求个别和团体的治疗,有耐心、慢慢地、一步一步吸取耶稣基督丰丰富富的恩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