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事件另有真相?军方副总编认定林彪无罪


9‧13事件另有真相?军方副总编认定林彪无罪
多种资料显示,林彪无罪,9‧13事件另有真相。(网络图片)

1986年春,解放军出版社《星火燎原》编辑部邀刘家驹撰写林彪传。为了拿到第一手资料刘家驹在河南郑州汽车制造厂找到了被发配到那里的林彪女儿林立衡(豆豆)。豆豆在汽车厂虽担任革委会副主任,但因是个特殊人物,一直受到公安部门的监控。

豆豆深居简出,除了上班下班,偶尔到食堂打打饭菜,很少与外人接触。初次见到豆豆,真像是林彪基因的遗传,体形纤小瘦弱,身着一件天蓝间白花的对襟短衫,俨如一家庭主妇,憔悴的脸庞,仿佛刻记了她15年的悲情岁月。

周毛玩弄阴谋 林彪遭人诓骗

刘家驹了解到,林彪从北戴河出走后,惊动了世界,举报这一事件的是豆豆和她的未婚夫张清林,10月4日豆豆被召回北京玉泉山(这里是中共中央常委的住地)接受高规格的秘密问讯。审问人是毛泽东的机要秘书谢静宜,

谢静宜开出一张要豆豆交代的清单,内容有:“九一三”事件的经过;林彪手令怎幺来的;《五七一工程纪要》的幕后;林彪和刘少奇、邓小平等人的关系;特别要追查9月12日晚上叶群和周恩来通话的内容——这是毛最担心的自己的卧榻旁,是不是还睡有“中国的赫鲁晓夫”?

豆豆只回答了一条:林彪是被叶群、林立果诓骗上飞机的。谢要豆豆不要再冥顽不化,和家人划清界线,再立新功。

谢是毛泽东身边了解外界的一只眼,文革中,“六厂二校”是毛泽东狠抓阶级斗争的试点,谢敬宜是联系人。谢更熟悉空军内部的派系争斗。她的丈夫苏延勋,原是空军的机要局长,因反对老司令刘亚楼已“靠边站”。毛请他吃饭安抚他,要他继续留在空军:“看看他们会对你怎幺办?”苏把搜集“小舰队”的异常活动都通过自己夫人报给了毛,这些信息在毛林之争中(特别是毛南巡前后),起了特殊作用。

晚上,周恩来带领李德生、纪登奎在人民大会堂接见豆豆。还有总政副主任田维新、副总参谋长张才千、中央警备局局长杨德中在座,谢静宜做记录。

豆豆不放过这一机遇,向周恩来陈述林彪是怎幺被骗出走的,没说几句,周不容分说,拉下脸来训斥豆豆:“你林立衡的思想作风,完全是你林家的那一套!……”

对豆豆的执迷不悟,周当即宣布由他亲自管理豆豆,并要豆豆回空军去接受群众的再教育。

1974年8月初,豆豆和张清林一起来到黄河滩上,这里是空降15军43师的农场。豆豆改名叫张萍,,中央组织部和空军干部部派人来农场,向豆豆宣布邓小平的指示:恢复组织生活,恢复真名,按干部待遇安排到地方工作,豆豆提出回北京的请求被拒绝,只能去人生地不熟的郑州。

弄清事实真相 刘家驹走访近百知情人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刘家驹决定扩展访谈范围,回到北京,拉网式地采访林彪的方方面面。先找到前东北野战军司令部的一些老人,战争年代,他们和林彪朝夕相处,都退休在家,如副总参谋长阎仲川、总参作战部部长苏静、某国防工程负责人蒲锡文、上海市委副书记陈沂等。林彪的老秘书中,他拜访了潜艇工程基地主任夏桐、卫生部副部长谭云鹤、林办的工作人员。他还走访了8341的警卫人员、专案组、“小舰队”和知情人。更高层的有林的老部下萧克、耿飙、任思忠(广州军区政委),专案领导人李德生。

后来刘家驹决定走访李作鹏。李在东野是林身边的作战处长,东北战场他是最知情的人。李作鹏可能是急于要摆脱自己背负的沉重枷锁,得知刘家驹要见他,就给公安部写了封揭发信,说刘家驹到太原向他了解林彪的历史,是筹谋为林彪翻案。此信转到了总政,总政责令他停止对林彪有关的一切采访活动,要其保持晚节,并写出书面检讨,刘认为自己没错拒绝检讨,最终,由《星火燎原》编辑部担当了责任,写出了书面检讨。随后刘被责令退休。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刘家驹被《炎黄春秋》聘为副主编。刘家驹开始重写林彪传。通过走访萧克、耿飙、李德生等熟知林彪的高层领导人把他们的言论,还有林彪身边的参谋、秘书工作人员对林的回忆等都逐字逐句地记录在案,也原汁原味地录下。

历经数年,他搜集、获取了大量资料,他认为林彪在“九一三”事件中是无罪的。林彪在他心目中已不再是一个十恶不赦谋害毛泽东的罪魁祸首;“林彪反革命集团”根本不存在;《五七一工程纪要》证明了林立果的“小舰队”是一帮对中国前途很有先见之明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