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蔡英文副手陈建仁》抗SARS公卫专家、虔诚天主教徒,造福


蔡英文选择前卫生署长、现任中研院副院长陈建仁为副总统搭档,会有什幺加分效果,连蔡英文自己都没有讲得到位。不只是冷静、热情、诚恳、善于沟通、虔诚天主教徒,陈建仁更是对世界充满好奇、对别人充满关爱、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小王子,未来在执政过程里,陈建仁将不只是蔡英文的行政左右手,也会是心灵的支柱。

►2016总统大选》蔡英文副手 确定由陈建仁出线
►民进党副总统参选人陈建仁致词全文

陈建仁担任过卫生署长,也是国际着名的流行病学家,很多人以为他是医生,其实不是,他的本行是公共卫生。还好他不是医生,少了医生常见的自恋特质,才能在生涯发展里,忍受众多挫折与轻蔑,并学会虚心求教,耐心与人共事,而获致今天的学术与行政成就。

陈建仁今年六十三岁,初二以前住在高雄旗山,父亲是国民党籍的前高雄县长陈新安,母亲开托儿所、超市、戏院,可说爸妈都有经营与管理才能。陈建仁总共有八个兄弟姊妹,爸妈对孩子从不打骂,连一句重话都不说,让孩子在温暖的家庭环境里成长。父亲关心照顾县民,母亲经常帮助穷人,在陈建仁心中立下爱的典範。

陈建仁初二时因父亲到内政部工作而转学到台北,成绩不错,后来考上建中。建中三年,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参加许多体育活动,还得过长跑名次。然而大学联考他没有考好,数学只考了十分,填到了台大森林系。

难以置信地,大学联考数学只考十分,后来也能成为国际知名学者与中研院科学院士,这是为什幺?陈建仁的生涯发展历程值得所有青少年参考。首先,他一上大学就决定要转系,于是努力念书拿到书卷奖,后来如愿转到动物系,殿下后来踏上流行病学研究的第一步。

然而就读台大动物系时,陈建仁并未埋首书堆,而是积极参与课外活动,他那时是登山社与慈幼社的社员,前者让他持续锻鍊体魄,后者让他认清自己心中那份喜欢帮助别人的特质,也让他认识了他的太太罗凤苹。罗凤苹后来将陈建仁带进了天主教信仰,成为重要精神养分。陈建仁家里信佛教,但他选择天主教;父亲是国民党地方首长,但他选择亲近民进党,显然是一个有深度反省能力的人。

大学毕业后,陈建仁投考台大生化研究所,但没有考上,只好去当兵。显然,这时他还没有确立生涯方向。虽然没考上,他对于分子生物还是很有兴趣,竟然私底下把发现DNA双股螺旋结构的华生所写的基因教科书翻成中文,想不到几年以后,他走上了相关的遗传流行病学领域。

退伍后,陈建仁有没有再考生化所?没有,他改考台大公共卫生研究所,为什幺?因为他从参加慈幼社的经验知道自己喜欢带小孩子,而读公卫或许跟社会福利有关。当时台湾人没什幺读公卫,还被笑称是扫厕所的。

陈建仁在台大公卫研究所遇到了两位教授,将他带进公卫研究的领域。一位是林东明教授,教他基本概念;林教授很有个性,很多学生都被吓跑,但陈建仁就是有办法忍受老师的脾气。另一位是林家青教授,将陈建仁引荐给当时在海军第二医学研究所的毕思理博士,而让他参与了石破天惊的B型肝炎研究。

陈建仁从台大公卫研究所毕业以后,很清楚自己应该留学美国,但他考了四次公费留考才考上。这期间他曾灰心,但太太鼓励他,让他锲而不捨。陈建仁后来申请到美国最显赫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当时毕思理博士还曾质疑:「你不是医生,要怎幺做诊断?怎幺做流行病学?」陈建仁回答:「博士,你知道我有没有B型肝炎?」毕思理摇摇头。陈建仁说:「可见你是医生,也不知道我有没有B型肝炎,我到隔壁的实验室验一下就知道了。」

陈建仁到美国念书以后,一直到第一学年结束,英文还是很破,连成绩单上写着「优异过关」(pass with honor)的字眼都看不懂,甚至毕业论文的英文文法也都是错的,但他还是拿到了博士学位。

拿到学位以后,陈建仁回到台大公卫系所任教,当时曾有医学院教授跟他说,台大医学院做研究、台大医院照顾病人,但公共卫生似乎没什幺值得称道的成就,当时陈建仁听了很难过,但他肯定地回对方一句:「我们一定会做出一番成就!」

后来陈建仁拿到了系内的一笔研究经费,带着学生到南部研究乌脚病,发现了砷与乌脚病及其他疾病的关联,而在国际学界大放异彩。陈建仁当时做田野研究时,因为经费有限,他还自己做早餐、做便当让学生吃,可说发挥了大学时代带领社团的本领。

陈建仁后来写了多篇论文得到国际期刊引用,但他不以为满足,又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在遗传流行病学领域更加精进。回国后他从教职慢慢晋升到管理阶层,接掌台大公卫学院,后来又到国科会担任副主任委员。

然后机会与挑战又降临了。2003年SARS侵袭台湾,当时防疫乱成一团,陈建仁临危受命,没有退却,接下了卫生署长一职,带领台湾打赢防疫大战,他在过程里所展现的从容、自信与耐心,还有最重要的,那大男孩般的阳光笑容,让许多台湾人印象深刻。

陈建仁在2005年卸下卫生署长职务后又回到学界,但跟民进党保持接触,并协助蔡英文发展生技政策,既投入研究,又对关心时事,展现知识份子福国淑世的胸怀。

然后有了这次担任蔡英文竞选搭档的机会与挑战。陈建仁不是唯一被蔡英文徵询的人,但别人退缩了,只有他承担下来,因为他是那个从小被爸妈无尽的耐心爱心教养出来,从大学到现在从来没变,总是用着乐观、开朗、充满希望的胸怀看待一切,永远想要造福世界、帮助别人,同时也在当中实现自己的小王子。


本文经作者授权刊登,原文发表于沈政男脸书


上一篇:
下一篇: